码链价值链交易商体系将成为新零售电商的重要接入模式

  人类在经历了第一次产业革命、第二次产业革命,进入信息革命的时代,出现了互联网生态体系。互联网构建了一个基于TCP/IP协议的机器世界,由于互联网底层的逻辑是基于虚拟的IP地址,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是通过中心化接入、平台获胜、赢者通吃的模式。其结果就是将财富向上转移。而当前社会的普遍现象是大众被互联网、虚拟化模式不断洗脑,消费主义盛行、资本在各个层面主导社会及舆论走向。故而在互联网经济的价值体系中形成了由上自下的吸血效应:将底层大众辛苦积累的财富不断向上转移,形成少数人的富裕,这样的价值体系既不符合时代的发展趋势,更与当前强调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价值体系相违背。

  人类社会的一切实践活动(经济活动、政治活动与文化活动)在本质上看都是在价值规律的作用下不断地运动、发展、变化的。表现形式包括:价值创造、价值互联、价值传递、价值交换、价值使用等。

  当下,数字文明和数字经济的浪潮已经势不可挡。全球二维码扫一扫专利技术发明人徐蔚,在思考如何为人类社会建构一个庞大的数字经济体系乃至鼎盛的数字文明?这个体系应该以什么样的架构形式存在?能为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与效益这些亟需解决的问题时,为进入数字时代的人类社会架构了码链数字生态体系。并在他编著的《码链新大陆物格新经济》一书中,介绍了该体系秉承去中心化的理念建构的价值链。

  构建价值互联网 颠覆传统实体经济

  在徐蔚创立的码链体系中,有一个新术语IOV,就是Internet of Value(价值互联网)的意思,具体是指运用开放系统网络互联参考模型构建价值互联网络系统。

  徐蔚介绍说,码链的价值链由数据、网络、共识机制以及应用层所组成。在码链系统中,码(二维码等)是要素之一,成百上千万的二维码共同构成了码链系统中的处理和记录信息的系统。二维码之间通过点对点传输的方式产生联系,再通过共识机制使得联系统一,从而生成独特的分布式信息机制;并以“源、点、线、面、体、系、统”创设可信机制。

  “源”是数字人统一发码。这是码链思想以爱为源强调的人和宇宙的关系,其功能是让每一个码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发码行正在通过数字人统一发码,致力于从源头上为发展数字经济创造可信机制,推动构建诚信协作的码链信用机制以及分布式的经济节点,铺就人人都能用得起的全球价值网络基础设施,让信任变得更简单。

  这种基于“资源”的数字人发码行为,是码链体系中价值产生的基础。在统一发码的过程中,PIT技术指明了资源本身所具有的禀赋,包括数字人所在的时间、地点、人物、前因、后果(5w)等五重客观世界属性。这一行为为价值网络的创建创造了“价值生产”先天的孵化条件。还能让物格场域与现实世界建立一一映射,通过直观观看物格数字地球的码链接入,使得物格具有“全球唯一性、行为可识别、场所可定位、交易可溯源”的特征。打破了互联网世界很难服务实体经济,无法属地化受益的魔咒。

  “点”即扫一扫,通过定义环境在场域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让每一个场域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强调人和地球的关系。物格是在北斗卫星、5G的技术支持下,通过“移动终端扫一扫”的技术,通过“扫码链接”来标识的人类活动的数字化场域,在数字人的价值创造场所与资源码5W行为相匹配,具有地理位置唯一对应的标识物理空间网格,由此在产品及服务的发生地与环境场所建立起信标机制。

  “线”是统一商城价值链。强调人和物品的关系,通过定义行为在商品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让每一个商品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各个相同主题的节点,就汇聚成“产业码”平台,多个产业码服务器共同接入“统一商城”后台,这样就可让每一个人在通过不同的“价值链”进入统一商城之后,又可以任意成为任一商品价值链的再传播节点。平均每个产业码大约有一万个铺位,即一万个“物格”。三千产业码就有三千万个“物格”,即三千万个SKU。在统一商城的商品陈列展示中,每一个展示位就相当于线下店铺的物格,对应的价值链,就是“物格价值链”。而遍布全国的交易商体系,不仅是码链一体四商独特所有,更是通过交易商接入统一商城的绝佳入口。

  传统的互联网电商讲究流量导入,高昂的导流成本导致互联网电商举步维艰,而“码链交易商体系”通过组织广大人民群众在线下免费贴码,通过成交来获得提成,不仅带动了更多的社会闲散劳动力再就业,更是劳动生产力的第二次红利释放。

  物格基于物联建构的统一商城价值链平台使用的是分布式网络,可以在每一个接入口共享和同步数据,由于其数据存储是分布式的,没有把所有的数据储存在同一个中心位置,因此人们不能在其中的一个点上改变什么。这就意味要同时访问所有的接入口,才能破解这个网络,而实现价值网接入的泛中心化,即每个人都以自己的节点为中心实现接入。

  “面”是一体四商产业码。强调人和机器的关系,通过定义能力在设备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让每一个设备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在码链体系中,所有的价值自身就是一个二维码,它既可以是价值的呈现,同时它又可以被再次传播分享,实现自身的价值传输,“流通传播,创造价值”。所有参与到码链体系里的角色,不管是生产商、物流商、服务商及消费商都在用各种方式传递码链的价值,并且在传递中实现自身利益的逻辑自洽。价值链系统的“特定功能”是为了实现一种“理想中的价值传播方式”,而产业码系统的“特定功能”是成为一种“整合社会资源的解决方案”。在产业码参与的生态主体只需要关注好自己的分内工作,不需要考虑太多其他的因素,只要他们在创造价值,就能筛选岀来。产业码是不同于传统电商平台的一种新的链式架构,它的特点是面向落地应用的易调用性和面向市场的自发调配属性。

  “体”是物物交换交易所。强调人和社会的关系,通过定义价值观在人社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让每一个人社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

  “系”是文明指数提物权。强调人和精神的关系,通过定义身份在码链区块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让每一个码链区块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利用“码链协议”为个性化背景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基于物权把控,以码链“智能二维码”为介质,将各行业产业链的合约转化为可分割、可交易、可转让、可兑换、可追踪的“智能合约”,形成在“码链”联盟内进行“物权交换”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其记账单位就是“特别提物权”。它依据各企业、地区或国家等码链联盟缔约成员单位的资产数字化,进行体系内平衡经常贸易结算,一旦发生收支逆差,可用它向体系内成员换取其他数字资产,以偿付贸易收支逆差或偿还数字结算银行的贷款,并且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作国际储备。

  码链生态体系直接构建基于信息互联网上的价值网络。天然具有的开放透明、不可篡改、对等互联、易于追溯等特性,可以对医疗票据、 财税发票、电子合同、应收账款、贸易仓单等代表价值的资产进行可信的数字化连接,并记录它们在各方之间的流动、连接、权益分配的完整过程, 大幅简化资产在传统流转环节中各方协同的摩擦,实现商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高度协同。大大促进跨机构的数据共享,前所未有地让人、设备、商业、企业与社会各方更高效地协同起来,降低各方的信任成本,大幅提高商业和社会运转的效率以及价值的流通。

  “统”是码链新大陆治理体系和监管规则。”强调人和社会的关系,通过定义自我在人社端节点创造价值的自由动力。道法自然、共享发展,该层次的功能是让每一个映射端都成为分布式价值网络端节点。

  码链的分布式网络实现了价值的有效传递,构建了新一代价值互联体系,使得许多变化正在发生并加速:这将大大提升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能力。通过商业基础设施的重塑,让可信价值和原有生产关系进行更好的结合,大大降低数据交易和交换的成本,并且与其他场景和技术相结合,可以完成许多之前认为难以完成的工作,催生一个迸发岀巨大能量的价值互联网。

  发现真善美、传播价值链、服务实体经济

  徐蔚对我国的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模式、趋势和应用落地情况进行了大量调研后,倡导在二维码技术的基础上建立一个开放型平台,通过链接人、链接、产品、链接服务以实现现实世界和网络世界的进一步融合。

  最典型、最基础的社会协作形态是“核验”,社会各部门,如:会计对账、法务、人力部门、政务系统、银行等都无不时刻做着大量的核验、对比信息的工作。低效的核验工作是整个社会发展的一大痛点。价值链和产业码就是码链体系在实体经济的一个核心着力点。它实现了人与人之间协作环节的信息化。一方面,码链技术可以解决传统结构化数据库无法覆盖到的一些场景;另一方面,基于码链二维码扫一扫技术,可以固定对账结果,无须审计人员再重复验证。这正是码链体系的伟大之处,它使整个社会实现可信的数字化,让信任系统更高效地运行。不仅让实体世界的人或物映射到一个小小的二维码 当中去,也可以通过其独有的回报机制和不可篡改的特性有效地将信息传递出去。

  多中心化、分布式、点对点的码链价值链,带给我们的是更加高效的“人与人联网”“人与物联网”“物与物联网”的链接形态。而“无信任”这个术语,并不是在说价值链是不可信任的。相反,它在提醒用户,他们不需要信任任何其他的使用者也可以正常的进行交易。这种“无信任”体系可以建立信任。所有用户都知道整个码链体系中不会有欺诈、篡改或其他的恶意活动,且不易受到黑客攻击,它消除了目前为确保所有交易合法运行,所必须进行的核实以及监督的压力。

  基于码链生态体系及二维码扫一扫技术的搭建的价值链商城平台,使用二维码和链在一起的数据集合。这些数据包括购买金额、日期、时间或任何其他的交易信息,其中也包含了关于谁在进行交易的信息,而用户可以通过使用移动设备扫描二维码来验证自己的身份。

  价值链可以安全、可靠地验证交易是否发生,并释放资金和转让所有权提供无可争议的核准。物格价值链商城使用的是分布式网络,可以在每一个接入口共享和同步数据,由于其数据存储是分布式的,没有把所有的数据储存在同一个中心位置,因此人们不能在其中的一个点上改变什么。这就意味要同时访问所有的接入口,才能破解这个网络。因此,一旦在价值链上完成了交易,几乎是不可能将其更改的。

  徐蔚在书中例举了价值链应用于支付之外零售领域的用例来让读者更清晰地了解价值链的特性。

  供应链的可视性。供应链的不同部分之间可能存在脱节,从而对交付进度造成严重破坏,码链可以让供应链中的所有各方就发货信息进行通信和访问,而价值链解决方案提供的可视性还可以减少与产品召回相关的时间和成本。

  智能合约。码链机制为整个体系提供了无可争议的证据,它能证 明一方履行或没有履行承诺。若有必要争议可以立即解决并且调整付款。

  可追溯性。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要求产品的来源符合道德规范,价 值链可以为消费者提供从农场到原材料的透明度,支持商家对社会和环境 责任的承诺。

  杜绝假冒商品。供应商和零售商可以跟踪商品,并利用历史数据 确保他们的库存中不会岀现假冒产品。

  最小化欺诈。零售商可以使用价值链商城内的元宝来最小化优惠 券欺诈,准确跟踪余额,并管理忠诚度奖励。

  保护用户个人资料。价值链用户的个人身份可以得到保密,网络 犯罪无法进入。同时,它也可以帮助企业遵守欧盟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 (GDPR)和加州的消费者隐私法°

  物格价值链商城可以帮助零售商克服阻碍企业增长的挑战,例如基于码链体系的统一标准化——所有的相关方都将以相同的方式记录和查看信息,这可以提高通信和跟踪效率。码链体系的分散特性还提供了简单的可伸缩性,它还可以自动化那些零售商目前正在手工执行的流程。

  由此可见,徐蔚基于其发明的扫一扫组合专利技术建构的码链价值链体系,是颠覆互联网电商生态后,具有物联网形态的新零售电商的重要接入模式。码链价值链天然具有的开放透明、不可篡改、对等互联、易于追溯等特性,实现了对有价值的资产进行可信的数字化连接,并记录它们在各方之间的流动、连接、权益分配的完整过程大幅简化了资产在传统流转环节中各方协同的摩擦,实现了商流、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高度协同。以码链为主的分布式网络实现了价值的有效传递,构建了新一代价值互联体系,这大大提升了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能力。通过商业基础设施的重塑,让可信价值和原有生产关系进行更好的结合,大大降低数据交易和交换的成本,并且与其他场景和技术相结合,可以完成许多之前认为难以完成的工作,催生出了一个迸发岀巨大能量的价值互联网。这一价值网络,将大大促进跨机构的数据共享,前所未有地让人、设备、商业、企业与社会各方更高效地协同起来,降低各方的信任成本,大幅提高商业和社会运转的效率以及价值的流通。

  徐蔚预测说,当码链价值互联网像信息互联网那样成为遍布全球的基础设施后, 码链体系中的智能合约作为自动执行、开放透明的去中心化网络协议,将确保价值互联网的规则被可信的执行,并将带来一个新型契约时代。这将让几十亿甚至上百或上千亿的智能契约自动化运行,包括人、企业、机器重构新的生产关系。让信任像信息一样自由流转,由智能契约组成对等网络进而形成全球协同体,这将让无论是个人与企业之间的金融、商业信用,还是个人与社会、机构与机构之间建立起新型的信任关系,由此重塑现有生产力、生产资料和生产关系,让未来数字经济进入高效、透明、对等协作时代,形成终极协同的未来数字经济。让人类自然会进入人人为公、各尽其力、各得其所的新契约社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