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汽车 软件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2019-01-09 12:27:02 来源:贵阳晚报 网友评论 0

   2018年11月23日,微电影《我真的很在乎》举行首映礼,这已是贵州籍导演唐煌2018年执导的第三部微电影,另一部反映打拐题材的犯罪悬疑电影《再见,陌生人》也早已杀青,正在后期制作和计划上映中。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在影视行业中已算得上“高产”的唐煌,实际上还有另一个他更为重视且一直坚持的身份——戏剧人,这也是人们对他最初的印象。

  从贵州到法国,从法国到上海,2009年又回到贵州,唐煌的身份也在不断转变,学生、演员、戏剧导演、电影导演……在各地辗转的唐煌不断探索刷新着自己的标签。正如他在贵阳成立的本土戏剧团体“抓蚂蚁艺术联合体”的英文Dramaing一样,唐煌也始终处于“ing”的现在进行时状态,脚步也从未停下。

  一身黑色唐装,一顶黑色鸭舌帽,再见唐煌他依然是一袭浓郁的黑色装扮,而他背后的艺术故事却是丰富而多彩。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电影进行时贵州人和贵州事

  在微电影《我真的很在乎》的首映现场,贵州著名曲艺家卜小贵和现场观众们观后一度哽咽,这部讲述贵阳城管工作背后的辛酸故事的作品,是根据南明区城管的真实案例改编,催人泪下的情节让现场观众纷纷拭泪。

  同样以真实人物为原型创作的电影《再见陌生人》,正在后期剪辑制作中,预计于2019年4月与观众见面。这是部反映打拐题材的犯罪悬疑电影,主人公原型是贵阳公安局云岩分局的打拐民警朱卫红;在与歹徒斗智斗勇的情节上,剧组结合了国家二级英模潘琴制服歹徒的英勇事迹。

  2018年,是贵州电影的“大年”,无论在年末成为票房黑马的《无名之辈》,以及刚上映的《四个春天》《地球最后的夜晚》,导演无一例外都是贵州人。而这一年,唐煌也以电影导演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以3部微电影和1部电影向观众交出自己的答卷。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此前,在过去几年中,他积累了丰富的拍摄经验,而在众多作品中,他最喜爱的一部还是自己的第一部作品,独立艺术电影《脸谱》。

  “这是我送给法国老师老贝的礼物,也是一部非电影人组合拍摄的电影。”唐煌介绍,《脸谱》是关于身份的探讨,他以极具艺术化的手法呈现了老贝的个人经历,送给老师一个自我救赎的故事。

  唐煌回忆道:“老贝第一次看这部影片的时候热泪盈眶,我想,他应该在影片里找到了与自己对话的空间和方式。这也是让我最欣慰的地方。”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2018年也是唐煌的成长之年。这一年中除了创作电影、思考戏剧之外,受贵州省文联推荐参加中国文联第二期全国新文艺群体拔尖人才高级研修班,是他成长最快的一段经历。

  “研修期间,得到了张继钢、王晓鹰等导师们的指导和分享,看到了艺术大家创作的方式和寻找创作元素的方法。而参与研修班的每一位学员都是来自各领域的优秀人才,我们通过交流学习,向各位研修班成员们了解学习不同领域的专业知识的同时,又能从别人的创作和作品当中得到启迪与灵感。更重要的是相互之间的深度了解和认识、交流,将带来无限的延展可能!这是对话与跨界的契机,同样也是思想碰撞交流的孵化器!跨界与融合,将会创造出更多的火花……”唐煌分享道。

  戏剧进行时 市场升温广泛交流

  比起电影,唐煌说他更享受创作戏剧,更喜欢观众与互动创造共鸣。“我正在积蓄能量,时机到了,一定是一个大爆发。”唐煌的电脑上贴着四个字“竞无止境”,镜面的材质照着他的倒影。

  时间倒回2009年。长期在上海工作的唐煌,感到家乡的戏剧氛围十分匮乏,想着应该回来改变些什么。于是,在贵阳开办了“时尚贵州当代小剧场戏剧季”。“贵州话剧断档了二十年,今天你们让我又看到了希望。”在参加唐煌在贵阳举办的戏剧节后,贵州话剧界的先驱井立民老先生这样感叹道。

  戏剧节初入贵阳时,13场演出入座率只有两成,剧场里空空荡荡的,十分尴尬。惨淡的票房给唐煌让他认清现实:当时的贵阳少有文化消费的意识。冷静之后,唐煌决定:“先培养观众、培养市场。”

  在培养观众的尝试上,唐煌显得十分大胆,他说:“既然大家没看过,那好,我就让大家先走进剧场来看戏,让大家知道戏剧是干嘛。”从一开始的“一元看戏”:只要花一块钱买一份报纸,凭借这份报纸就能免费进剧场看戏;到第二年,“捐书看戏”:捐三本书就能看一场话剧;再到后来50块钱的票价就能进场,观众逐渐多了起来。

  五年的尝试,观众慢慢走进了剧场。直到2013年,在贵阳国艺剧院上演的《天堂隔壁是疯人院》火爆空前,演出门票全部售空,还卖了十五个加座,走廊上都坐满了人。

  如今的贵州戏剧市场慢慢升温,睿图、一鸢、橘子等几个民营戏剧团体的相继成立,也对贵州的戏剧市场填补了新的能量。看到越来越多人加入戏剧的行列,唐煌又看到了新的希望。

  贵州观众认可了戏剧,省外的观众认可贵州戏剧吗?

  2015年10月的乌镇西栅景区放生桥上,“医生”李莫不断为路人“诊断”;“屠夫”任展剁着腐烂恶臭的肉;“白领”王宁宁不断接电话、送文件,白纸撒了一地;“歌手”高牧不断纵情声色和路人拥抱。这路边疯狂的一幕是唐煌导演的情景戏剧《呼唤》,这是抓蚂蚁艺术联合体第二次受邀参加乌镇戏剧节古镇嘉年华的演出。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2014年的《今夜的滋味》,2015年的《面具》,2016年的《呼唤》,2017年的《JING》,唐煌和抓蚂蚁艺术联合体的成员们在乌镇戏剧节的舞台上一次次展示贵州戏剧人的创造力,收获的掌声和认可,用其内在独特的能量带给所有的戏剧观众们不一样的戏剧体验和共鸣。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为了打破戏剧文化的地域壁垒,唐煌还做了更多的尝试。2016年8月,唐煌和唐康为安顺市人民政府策划并筹办了一场为期3天的戏剧盛宴。屯堡面具节,安顺屯堡地戏、非洲面具戏、意大利假面戏剧、法国木偶戏、韩国面具戏……所有内容都是与面具相关,在安顺屯堡进行了3天的面具嘉年华,唐煌还与自己的老师贝尔特朗德萨纳以及三位法国艺术家一起驻地云山屯,就景、就情、就地创作了一部《屯堡寻宝记》,广受好评。

  电影与戏剧 构建互通的艺术桥梁

  “艺术创作是创作者自己心灵的东西,没有自己的思想是没有灵性的。在我们的身边,我们的生活中随处都会出现创作的灵感,但是当我们被禁锢在某种框框当中、或者把自己的创作禁锢在某一种风格当中的时候,我们就很难感受到纯粹的创作环境和做出真正属于自己风格的作品。”唐煌在谈论自己的艺术观念时,表现出明显的突破性。在他看来,无论是做戏剧创作,还是手头正在拍摄的电影,两者本来就是有相同源头可以追溯的艺术形式,自然也有互通的表达方式。

  唐煌分享道:“我们能被电影有意识地带入情景当中,但是中间隔着屏幕和机器;而戏剧可以让我们触碰到最敏感的神经和意识,可以实际的与观众互动并创造共鸣。现今在科技发展、艺术跨界等多种语汇之下,艺术也向着各个方向发展壮大,我们也在不断的变换表现方式,但万物静观皆自得,艺术也存在如生命本身拥有的轮回,向着印象的世界走向静默。”

  他谈到同是贵州导演毕赣的电影处女作《路边野餐》的感受,“诗意化的呈现”让他印象深刻,文学与影像的结合更具表现力。而在他自己的电影作品中,也随处可见艺术互通。

  “傩术里面说,戴上脸谱就是’神’,脱下脸谱就是’人’,然而在生活当中我们这些众生们,脸谱戴得上去,但是摘得下来吗?没有任何人可以知道。”在一次《脸谱》的看片会上,唐煌曾向观众抛出这个问题。脸谱在这部电影中就是一个充满戏剧意识的象征,也是充满东方寓意的文化符号,这部个人色彩浓烈的艺术电影中,也处处凸显出戏剧的元素。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整部电影的拍摄是在即时的环境、空间和现场,即兴布景发生的,保留了情景戏剧的内心真实。此外,最终呈现的版本,还将导演等人的讲述纪录也剪入片中,这种戏剧化情景即兴表达,和观者成为表演一部分的双线创作和拍摄制作手法,给《脸谱》的身份话题又加上了一层更深刻的身份意义。

  戏剧与电影,唐煌在两者的联结中不断尝试,在之后的创作中,他也在思考如何让戏剧更能顺应时代的发展变化。在大数据发展的背景之下,唐煌和团队诞生了一个想法:让观众通过现场的网络互动来决定剧情的发展。“这就是在大数据时代,怎么样让戏剧更吸引人,用现代的手法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走进剧场。”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认识唐煌

  唐煌,出生在贵州省安顺市,爸爸曾在电影院担任美工的工作,唐煌小时候,他们家就在电影院二楼的职工宿舍。也许正是从小就埋下了艺术的种子。所以大学考入了贵州大学表演系,后学习法式情境戏剧。作为演员的他,2004年赴上海发展,师从台湾著名导演黄以功,开始接触影视行业。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爸爸和他以前在电影院画的油画版电影海报

  记者:从事影视戏剧行业是你小时候的梦想吗?

  唐煌:我小时候表演欲望特别强,小学六年级当时电视上有个特别火的相声叫《洛桑学艺》。里面的口技我全都会,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唐煌立马来了一段口技模仿表演)当时我还找了个同学和我搭档,在班上表演这个节目。

  我和我的父亲算是校友,父亲以前是贵州艺专学油画的,毕业后到电影院做美工。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有很多油画,还有父亲在电影院画的电影海报。小时候学过美术、书法,学过音乐,后来又学了表演。现在从事影视戏剧行业应该是潜移默化而成的吧。

  记者:学表演专业的你,为什么会成为导演?

  唐煌:刚到上海的时候,觉得自己优秀,一身本事。但我发现并没有人找我拍戏,一直持续了蛮长时间,后来我觉得,不能这样等,既然没有人找我拍戏,那我就自己导自己来演。2005年,《月亮》诞生,这也是我的戏剧导演处女作,表达的是爱情与自我。这部剧的成本才800元,舞台装饰都是我们用装修的材料自己动手来做的。当时演出是在上海下河迷仓,被称为上海的独立戏剧孵化基地。当时很火,很多观众都是站在走廊上看完的。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记者:为什么选择回贵阳发展?

  唐煌:我其实一直有在上海和贵阳两头跑。2013年我接到了我哥的电话,他说:“你爸已经胃出血两次了!”我买了机票就立即回来了。

  记者:虽说电影和戏剧有相通之处,却是两个不同的艺术门类,各有表达语法,您是怎么从导演戏剧变成导演电影的?

  唐煌:2002年我跟我哥进入了《秋水长天》剧组,认识了台湾导演黄以功老师,他收我们做了关门弟子。跟随黄以功老师,也学习了不少电视剧和电影的知识,关于蒙太奇,关于镜头的运用后来我们自己也在不停地摸索。在实践和生活当中不断总结经验。

贵州导演唐煌的现在进行时

  我会在电影里运用戏剧的一些表达方式。《再见陌生人》中有一个桥段,警察要从犯人套取线索,我与演员沟通,这一部分要用戏剧的方式去表达,一定要进入真正的情境当中,故意用很慢的节奏,极少的镜头切换,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演员的反应空间...

  来源:贵阳晚报 记者:彭芳蓉、董容语

(本文来源:贵阳晚报;)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