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站:芭厘时尚网 时尚 汽车 软件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注册  登录

展凌风: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红尘

2018-12-06 17:37:41 来源:贵州网 网友评论 0

展凌风: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红尘

  展凌风说,彭老师,过几天我就回毕节了,想来见见你,要得不?我说太要得了。声音是从长沙来的,在电话里,感觉不到遥远。

  那时,他正与几个同龄的朋友,做着曾经风靡一时的九○同仁杂志《绝版》。过了几天,展凌风说,彭老师,我到毕节了,我过来见见你,我只说了几个字,快些来,我都等好久了。

  之前我们的所有往来,都只限于网络,或是电话。知道展凌风十四岁不到,便走出家门,这年纪和当年的沈从文先生相似。

  他做过的事多,擦皮鞋,建筑工地小工,流水线工人,网吧网管等等。做网吧网管时,无意中写起小说来,之后与一家国内有些知名度的网站签约,开始了职业文学创作,每天都得写上七八千万把字。

  一两年时间,展凌风写下了一百四十二万字的长篇小说《兽王独尊》,还有零星的散文和诗歌,偶或也在纸质媒体上露面,但少。

  诚然,诗歌于他,不是最强项,只是比起其它的九○后诗人,却也不逊色多少,可谓诗文一家。

  “一头老牛走出村庄\村庄是这头老牛的脊梁\脊梁是这个村庄的故事\故事是这头老牛的彷徨\彷徨是这个村庄的忧伤\忧伤啊\是这头老牛的梦想\梦想是这个村庄的过往”。

  有些故事已淹没黑暗,展凌风在他的诗歌里这样说。一度时间,村庄曾经是他诗歌最为庞大的辞源,孩童时候的念想,慢慢成为记忆,封存在内心的一隅。也就是依着这星星点点的痕迹,他回到旧时。圆环式的铺陈,笔墨简捷,思绪明晰,睹物而生的万千愁结浮上,他平日里轻巧的笔,有些沉重起来。

  风吹过,村庄罩在薄薄的尘雾里,在这首没让任何乡人出没的诗歌中,那头老牛,那头脚底沾满了乡村过往的老牛,其实就是我们的乡人,就是我们过往的村庄,回头再细究其味,让人心里激涌的,便也只余下无以言说的一地苍茫。

  “红颜,不老\在心里再盛放一千年\找一片空灵为伴\为你植兰\积攒笑脸\用一片树叶吹出的歌声\在时光里沏一杯淡茶\再吻吻你嘴角的孤单\在我未来的日子里\和你相濡以沫\或相忘于江湖”。

  自然不能脱离开爱情,在展凌风不多的诗歌里,爱情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他的诗歌,没有出现过多迷乱的色泽,穿越时空的世界,在他的笔底,像是一缕缓缓飘落的红绸,高高悬在对面岩石上,宝石的纯,红酒的醉,汇聚在思潮的澎湃间。

  “我已经把三生的时光交给誓言\在无人的日子里种下一棵树\我想在秋天到来之前\成为树上的一片叶子\有幸福相伴”。他的情感是真诚的,饱满的,开放的,但在表达上,却也有着不疾不徐的沉稳与强健,节奏自然,语境清妙,全然少了九○后们的急骤与焦灼。

  “挥手,和过去告别\一个年轮的尺度,用微笑丈量\还有,昨日马蹄踏过的痕迹\勿问三千情丝归向何处\你是这个红尘的主宰\请在今夜,把这一杯红酒\慢慢喝下,请高歌,请大笑\偶尔与孤单温存\我是一个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在今夜,允许我捧起你的笑颜\祝福你是:生日快乐”。

  有清风,有月白,是一个暗夜,有酥手一双,徐徐拂过青涩的孤独。这支写就人情冷暖的笔,这支写就风刀霜剑的笔,在展凌风的操纵之下,有了一个美妙的转身,把一个有着诸多恩怨未休的魅惑静夜,写得如此细腻温情,醇香四处。

  “你的眉沾染了飞花\和落雪,一地清绝\我在孤独的夜晚里数着明天\如何与你相遇\喊你的名字,我的嘴便酥了”。透过这浅浅的文字,仿佛看到展凌风双手合十,把灵魂摊开,把自己碎裂,只留下一颗跃动的心,在那里呢喃:在此时,情深似海;在未来,相濡以沫。

  “你是我梦中盛开的缘\我无法触及\只能在玫瑰花开的季节\站成一个卑微的影子\仰望你\将我心脏烧红的容颜\我试图\跨越沧海的距离靠近你\却在迈动脚步的时候\勇气全失”。

  笑容刺中了我的疼,谁来收拾?时不时地,展凌风会自己问自己,许是长期辗转于天南地北,他的内心,总有着一份不很安泰的情结。面对大地,面对诗歌,他表现出的挣扎感、苍茫感,往往比内心的痛,要轻许多。

  值得庆幸的,是诗人尊崇的灵魂自我救赎观,在展凌风尚显年少的身上,已零星透出来。他想要得到的,是真实,从自己的世界,到自己的内心,莫不如此。

  也正缘于此,他会把自己在生活中被迫戴上的面具,当着众人摘下,让自己完整展露在红尘面前。在守望与追逐中,紧攥温暖不放,面对冷寒,打开心门。

  此刻,他知道归宿不远,幸福守望于一旁,邻家女子婉转的微笑,便是他整个春天的完美与嫣然。

展凌风: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红尘

  本文作者:

  彭澎,贵州毕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文学院签约作家,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毕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高原》文学双月刊副主编。鲁迅文学院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著有诗集《你的右手我的左手》《西南以西》,散文集《酒中舍曲》,评论集《西黔诗话》。

  有家长问我,什么样的老师教出了我这样的学生。今天,我把恩师介绍给大家认识一下。

  恩师于我,有提携之恩,有扶持之助,有如父之爱;当初创业失败回到毕节,心底百般颓丧;是恩师接纳和帮助,才让我心底的创伤得到疗愈;那段时间,我如同一块荒凉的寒冰,落寞在自己的孤独里。

  是彭老师和许多写作同仁的陪伴,让我渐渐放下内心的沉重。

  在彭老师这里,我感受到了一种父爱的力量,他在我灰暗的时期,给了我一些光亮,让我感受到,生活不止是荒凉和破败,还有温暖和人文。

  今天,那么多家长找到我,我义无反顾的帮助他们;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到恩师的影响,在毕节,只要是喜欢写作的年轻后辈找到他,都会得到他的指点和帮助。

  许多同龄的好朋友私底下聚会,都将之视如父亲。

  在彭老师哪里,只要你为人不坏,真诚实在,他都会帮助。正是他的帮助,让我重新找到了人生方向。

  当我离开毕节来到南昌时,他也尽其所能的帮我牵线搭桥,以便让我在这异乡奋斗时,还能有些依靠和帮助。

  诸多言语,就此打住,他日另写一文,让你们了解我的恩师——彭澎。

(本文来源:贵州网;)
分享到: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免责声明: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部分资源为网友投稿、推荐,所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仅为提供交流平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文章内容有侵犯到您的地方,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滚动新闻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家园日志

论坛精选

网站首页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发展历程  |